登革热是登革热病毒引起、伊蚊传播的一种急性传染病,病人和隐性感染者是主要传染源。(网络图)
登革热是登革热病毒引起、伊蚊传播的一种急性传染病,病人和隐性感染者是主要传染源。(网络图)

消防车被砖砸,防疫人员被砖拍。一个经历过众多疫情的城市,为何还有人对灭蚊行动如此不配合?

广州市越秀区新村社区 居民:

你们改天再来好吗?

广州市越秀区新村社区居委会 工作人员:

好的。

解说:

下水道、垃圾桶、积水区,既是蚊子的滋生地,也是一个城市卫生的死角。

广州市市长 陈建华:

疫情的防控已经进入关键时期。这60天里面,就看我们能不能在这前20天防控住。争取能够出现拐点。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如何让登革热,冷下来!

白岩松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如果提到广东,急性传染疾病,然后死亡病例,您会想到什么?可能很多的人马上就会想到的是十一年前的非典时刻。但是我想说,不,是此时广东正在面临的挑战。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却引发了非常严峻的这样一种形势,那就是登革热。我们看看相关的数字就知道这种挑战有多大。登革热这种病毒是以蚊子作为媒介所引发的急性传染性疾病。6月11日,广东省出现了第一例登革热本地病例。但是截止到9月26日晚零点,广东省登革热的病例已经达到了9161例。如果仅仅说9161例,可能您的感受还并不强烈。但是我要告诉您,在1995年是这个爆发登革热,然后病例最多的一年,那一年是多少呢?那一年是6000多例。而现在仅仅到了9月底,还不到10月份的时候,这个病例就已经达到了9161例。而且到目前为止,一共死亡病例出现了三次。接下来我们就关注,此时此刻广东正面临的考验。

解说:

根据广东省卫计委,今天16点发布的疫情通报,截至2014年9月26日零时,全省共有19个地级以上市,报告登革热临床诊断和实验室确诊病例,9161例。在9161例确诊病例中,广州占7747例,为全省最多。此外,广州还有两名与登革热相关的死亡病例。死者分别是70多岁和80多岁的两位老人。他们因为严重的肝肾功能损伤和其它基础病,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这自1991年以来,广东再次出现登革热死亡病例。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 尹炽标:

没有像今年那么多病人,所以短时间增加那么多,是导致(出现)死亡的一个原因。

解说:

继广州市之后,佛山市是广东省病例第二多的城市。截至9月26日零时,共报告950例,第3例与登革热相关的死亡病例,就出现在佛山。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科医生 强新华:

呼吸急促,血压很低,需要用大量的升压药来维持血压。四肢非常湿冷,而且有一个脚趾出现了坏蛆。这是病人到了休克末期的表现。大概到了1点20的时候,没有搏动,一直到2点15的时候,就宣布他死亡。

解说:

死亡患者是广州人,80岁,平时住在佛山。9月13日发热一天,入住佛山市南海区的黄岐医院,17号被确诊为登革热病例。经治疗后退热,但20号病情恶化,转到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经积极抢救无效后死亡。

强新华:

还是重症登革热的可能性比较大。4到12个小时之内就会死亡。非常快速。

解说:

广州市疾控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登革热的重症率只有9.5%,五成以上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群。而且多数同时患有慢阻肺、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基础病。而并非登革热本身导致。专家分析认为,登革热的发病高峰至少会持续到10月底,目前既无疫苗,也没有特效药。市民应加强防范,老年人要特别留心。

尹炽标:

出去野外一定要防蚊。居家环境要搞好。不要有蚊子。这个对预防来说是最主要的。措施都没效。

解说:

根据广东省卫生计生委的通报,报告登革热病例的地市从18个增加到19个。仅有梅州和韶关两地未报告登革热病例。

白岩松:

首先从广东的这个全省的范围来看,这次挑战还是相当大的。就像刚才这个短片中说的,广东现在已经有19个地市都有报告病例。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图。像广州就有了7747例,可能跟这个人口流动性大,本身居住人口也比较大,因此它的挑战也是相当大的。到现在没有报告病例的,只有广东北部的韶关和梅州。但是也只能说是没有报告病例,是不是真的就没有登革热的这个病人,这还不敢立即下这个结论。在这其中,大家自然关注的是这个死亡病例。我们注意到广州有两例,一位70岁,一位80多岁。佛山有一例也是80岁。情况都是高龄,严重的基础病,也就是有其它的一些疾病,身体机能减弱,肝肾被损害,治疗难度大。刚才我已经讲了,在这次登革热的这个传染的过程当中,广州面临的挑战非常大。而在广州其中一半的患者又是去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去治疗,因此这个医院所面临的挑战是相当大的。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院长尹炽白,尹院长您好。

尹炽标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传染病防治专家:

您好,主持人。

尹炽标:

首先您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这次会出现了死亡病例,而且不止一个?

尹炽标:

我认为,现在疫情出现死亡病例这样一个报道是一个自然的情况。也就是说,因为尽管说以往的一个年份里面没有出现死亡。但今年因为它的这个病例数太多,那么太多的话,那肯定它重症的病例发生率也就会高。所以在一些特殊的人群里面,特别是有基础性疾病的,出现这样死亡病例我看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白岩松:

其实对于登革热这样的一种传染性疾病,可能每年都会有,只是多或者少。但是为什么格外的让大家感觉形势严峻,它的特点跟以往相比有哪些?

尹炽标:

今年的特点可能有两部分。一个是它的疫情的特点来看,主要是出现的时间比较早。往年都是9月份、10月份才比较多的一个病例。但今年6月份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出现以后,发展的速度也是比较快。那么特别到了今年的9月份,形成一个爆发的状态。每天增加的病例数,大家都看到每天有上百例,几百例的病例增加。

还有就是这次的疫情,跟以往也是疫情点比较局限不是很多。但是现在是全广州市里面各个区县基本上是爆发的。所以多点的爆发,这是疫情方面的一个情况。那么从临床的特点来看,可能会有几个特点。

一个是重症病例的数量确实是比较多。尽管这个病例还是控制在1%的比例,但是确实重症病号还是比较多的。

第二个,它就出现这些临床里面,比较多的病人可能出现有些休克、低血压这样的表现也是比较多见。还有出血倾向也是比较明显。一些皮肤的出血点、出血斑,还有抽血的化验里面,血小板比较低的人群也是比较的多。

还有两个特点,可能也是对于重症,对于死亡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是脑病,出现一些颅内的一些出血,颅内的一些水肿,这样的一些情况。

还有就是心肌炎,因为它的病毒感染。

白岩松:

都是它所引发的。

尹炽标:

对。所以有这几个临床的一些特点。

白岩松:

好。接下来我们自然会关注,其实大家有的时候会想到急性的传染疾病就会想到11年前的非典。但是跟非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那就是登革热我们可知。这一个可知,就是对它的机理和相关的情况,大家大部分是知道的。不像非典,当时大家是眼前一片黑,马上要去探索它。因此这一个区别,大家可以略微放一下心。但是的确像刚才院长所说的,它这里会有很多的变化和以往不同的特点。这个时候就要回到它的这个媒介,这个媒介是蚊子。只要是潮湿、雨水多,而且天气比较热。就容易更多的去把这种糟糕的东西来进行广泛的传染。因此如何来消灭蚊子,其实也是在防止登革热当中重中之重。这个时候需要更多人的配合,如果不配合又会怎么办呢?

广州市越秀区新村社区 居民:

你们改天再来(灭蚊)好吗?

广州市越秀区新村社区居委会 工作人员:

好的。

解说:

广东省疾控中心之前通报,有一些单位拒绝社委中心、疾控中心入园进行疫情处理。在越秀区梅花街共和苑小区,大型消毒车灭蚊时遭遇居民扔砖块砸车。居委会干部到居民家清理积水时,被老人拍砖。

张建成 广州越秀区共和苑小区居委会主任:

拒绝进去,很多理由,有一些完全无理由,别来烦我一句话。我们社区有一个是1点了,他家有人得病了,他也拒绝我们进,喷药,骂的就有。骂的有好几个,有的可能晾衣服,喷药车喷到衣服。就给人骂。

解说:

入户难,清理难,背后有一个原因是,一些老旧居民楼没有物业管理,居委会工作量大增,力不从心。

张建成:

这个星期清完了,下个星期又出来了。前两天有个居民找我,主任主任,这些东西怎么办,我说我不清了,我们居委会做环卫工了。

解说:

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志聪(音)说,蚊媒控制不下来,与民众单位的不配合,没有形成社会合力也有莫大关系。而当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也反思了自身沟通不够的问题。

广州市越秀区梅花村街道办副主任 李松:

我们现在也发生一些有个别因为没有配合,反而后来被传染了登革热。这个我们主要进行教育。

解说:

而曾经不太愿意配合的居民坦言,之前是认识有偏差,以为喷雾有毒。

梅花村小区居民:

我觉得居民不太了解,会觉得这个喷雾对身体有伤害。所以才会这么做。我觉得沟通后应该没什么问题。

李松:

这个我们叫做“烟炮”,打的是(灭蚊)原液。这种药对人体是无害的,是环保药。

解说:

现实工作很有难度,一些疫情地点,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一场台风大雨又得推倒重来。防控消杀工作成倍的增加。在防蚊和清洁巡查中,也发现了不少卫生死角,如高楼堆物、臭水沟等等。

广州市荔湾区城管局副局长 韩建军:

烂尾地块,烂尾楼,铁路沿和河涌沿线进行专项重点整治。我们会针对登革热疫情,一直保持整治。

解说:

广州市番禺期区的洛浦街,也是广州登革热的高发区。工作人员每天来灭蚊,但是效果不大。街道两旁每隔十多米就有一些生活垃圾,不少下水道也积满了污水。

广州市民:

很多死角位,你看那些积水,满脚都被蚊子咬。

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爱卫办 廖主任:

你和宣传办沟通才行,这些事情不要难为(我)。

记者:

为什么我们今天去现场,发现(垃圾)还没有清?喂,听得到吗?

白岩松:

在短片当中看到,有的时候要去灭蚊的时候,居然被扔了砖块,甚至是拍砖。当然这种极端的抵抗或者不配合的行为让人非常非常难过。但是我也仔细的看了相关报道的资料,结果在报告资料当中我看到的是很多的相关人士在说8月份的时候所遇到的情况。我更愿意相信那种极端的这种不配合的行为是发生在大家还不太了解,疫情还没那么严重的8月份,现今应该已经有很大的改善。其实这样的工作,公民应该配合。因为这是公共疫情,不仅仅有关于你自己的健康,也涉及到整个公共的健康,它不是道德上谴责几句就能过去的,这儿其实已经涉及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保护人民公共的这种安全这方面的情况了。希望一切,或者说已经问题了这样的改善。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是广东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何剑峰。何先生您好。

何剑峰 广东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首席专家:

您好,主持人。

白岩松:

您怎么看待曾经发生的这个不配合我们去灭蚊行为这样一种出现。另外,如何去改变这样一种现状?

何剑峰:

其实我个人认为,不配合就像你刚才所说的,仅仅是个别的现象。那么这一方面关于我们工作方面可能需要改善的地方。另外一方面也体现,传染病确实是一个社会的工作。它的发生或者传播,可能不单只是这个传染病本身,可能更牵扯到一些自然因素跟社会因素,包括我们全民公民参与的程度等等。

白岩松:

随着宣传力度的加大和病例数的增多,您觉得最近这几天开展相关工作的时候,是否顺畅很多?

何剑峰:

最近整个社会的动员,和各方面媒体的报道广泛以后,整个社会包括群众的接受度,以及他参与的程度也逐渐的加大。这方面体现在几块。第一个,入户的解释工作少了。不用说我解释为什么,我是干吗这样子。第二个,群众参与的意识也在增强。比如自己主动的翻盘倒灌的动作也多了。主要是这个。

白岩松:

以您现在的判断或者工作中的感受来看,这一次去开展防范以及控制登革热疫情的工作当中,难度比较大的是什么?

何剑峰:

难度最大的话有两个。第一,我们以前一直都认为防蚊灭蚊就能控制登革热的基本。但是没想到呢,这个灭蚊子,或者防蚊确实难度比想象当中大。那最大的难度就是,第一就是清除这个蚊媒的滋生地。那么这个根本的防止登革热措施这方面,在落实方面有相当的难度。第二个的话,灭蚊方面,沟通方面需要理解跟沟通,可能我们需要下一步更好的做这方面的工作。怎么样跟群众更好的沟通,如何让群众明白主动,从现在早期的被动的让人家给你翻盘倒灌,上家里服务,到主动的参与,我把自家的房前屋后的积水给清理干净,这可能需要我们再进一步的加大这方面的工作力度。

白岩松:

没错。其实在刚才第一次连线这个院长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今年来的早,也就是说往常有的时候是10月份、11月份才是这种高发的时间。那现在刚刚9月底,究竟现在9000多例的病例是达到了一个高峰期,接下来进入衰减呢,还是更严峻的挑战还没有出现,更何况十一黄金周马上就要来了,这又是怎样的一个挑战呢?

解说:

就在广东省登革热呈现爆发态势的时候,十一黄金周的即将来临,又是否会加剧疫情的扩散。今天,已有媒体发出提醒,去南方旅行,要慎防登革热。而为了防控登革热疫情,广州市已经开展了一次全市集中灭蚊行动。广州市委书记市长,也走上街头督导检查。

陈建华 广州市市长:

疫情的防控已经进入关键时期,这60天里面,就看我们能不能在这前20天防控住,争取能够出现拐点。

解说:

广州市长还表示,从现在起到11月底,仍是广州登革热流行高峰季节。从现在开始,要启动全市登革热防治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定期通报疫情。国庆前后,全市还将有三天的统一灭蚊行动。他还强调,对防控不利导致疫情蔓延的,要坚决追究党政主要领导责任。目前,广东省已经启动了传染病应急预案三级响应。

何剑峰:

在五个地市启动三级响应。就要求从领导方面,有一个组织的架构。从物资保障方面,有财政的支持。从技术层面有多个部门,不包括疾病的,包括医疗救治的,包括学校的、工厂企业的各个部门全部动员和配合,三级响应带来了法律效应。

解说:

学校作为人群聚集地,必然是登革热防治的重点之一。在中山市的这家学校,全校800多名学生,进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晨检。疫情的扩散让学校决定,从两周前的每天的抽检,改为如今的普检。

杨则锋 中山市西区翠景东方学校校长:

对学生的体温进行检查,一旦发现出现高温高热现象的话,我们立马会跟家长进行沟通。请家长将孩子带去正规医院治病。

解说:

佛山市疾控部门,则是定期去各个学校的上门督查,跟进防蚊情况。学校也对易产生积水的卫生死角宿舍区等进行了重点防控。

学生:

会开空调,也会自备一定的药品。比如驱蚊水、风油精。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连线广东省疾控中心的首席专家何剑峰。何先生,这个十一黄金周马上就要到了,同时又是登革热这种疫情在发展这样一个阶段。针对这个特殊的黄金周人口流动会变得更大,你们会有哪些新的特殊的防控的举动?

何剑峰:

黄金周确实人口流动大。我们预计,黄金周目前广东省整个研判,我们目前疫情还在发展当中。我们现在到今天为止,全广州市,尤其是广州市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的出现。那我们预计接下来这一个星期到两个星期,包括国际黄金周这段时间,可能都会出现一个疫情急剧发展的过程。因此我们在登革热的防控方面,一方面加强灭蚊的力度,广州市要求在国庆前,省政府要求必须两次以上统一的全市的灭蚊清除滋生地的统一行动。那么接下来在黄金周以后,我们也会继续保持这样一个态势。尽可能动员群众,充分的依靠群众,相信群众。把蚊媒滋生地给消灭掉。那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把登革热进行有效的控制。

白岩松:

很多北方的游客或者说是百姓也会去关心,在广东目前为止,起码在韶关还有梅州并没有出现报告病例。是否意味着登革热这样一种传染疾病,的确受气温的影响,不太可能北上?

何剑峰:

这个问题有两看。其实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是有白纹伊蚊这个分布的。不是说这个是广东一个特色。在历史当中,我们北方一些城市,甚至黄河以北一些城市,都出现过本地病例的这种发生,那么因此的话,北方不等于就是没有登革热。只不过现在北方天气冷了,大家都穿长袖衣服了。所以在防护蚊子叮咬方面,确实有它客观的有利条件。那么我们广东两个地方,暂时还没有病例报告的地方,都是处于北部的山区。一方面它的人流的流动比较少。另外一方面,它的整个蚊媒的力度,给它的辐射的影响力还没有体现出来。

白岩松:

其实很多人都在关注的,都是到底什么时候出现拐点,那我反过来问个问题,现在针对登革热这种疫情,采用在广东省是三级响应。出现什么样情况下的时候,会再进一步提升防控级别?

何剑峰:

广东省政府的主要领导跟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是专门开了多次的专题的全省的到县区一级的一把手的会议。全面部署我们广东省的登革热防控工作,要求广州佛山、中山、江门、珠海启动二级响应。那么全省的话,我们其实是要求二级响应这个做法来做。那么这五个地市要求起用三级。因为按照国家的预案,三级省以及地市。

白岩松:

好了。时间的原因,何先生只能说到这里了。 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读。我想任何事情都不该掉以轻心。虽然它可知、可防、可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