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3月10日电(记者邱明 叶前)“导致冤假错案的原因有多种,从深层次角度分析,潜伏在一些人心中的‘有罪推定’意识是根源。”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说,强化全社会的“无罪推定”意识,防止冤假错案,是当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依据法律,在法院终审认定嫌犯或被告有罪之前,任何机构和任何人都无权认定嫌犯或被告有罪。朱征夫说,但从已披露的念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辉叔侄案等一系列冤案的查办过程可发现,“有罪推定”意识左右着这些案件的进程,其表现既包括严重依赖口供甚至刑讯逼供等违法违规行为,也包括进看守所后立即穿囚服、剃光头等识别性标志。

此外,一些案件尚处于侦查阶段,甚至刚刚抓获犯罪嫌疑人时,侦查部门就进行大规模表彰活动,并在大众传媒上宣传。

“这些行为都强制或无形地向社会灌输一个事实:已经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就是罪犯,亦即在向社会宣传、强化‘有罪推定’的意识。”朱征夫说,这些“未审先判”行为,导致独立理性的判断环境存在缺失,公检法之间的监督制约关系受到损害,法官的居中裁判地位受到干扰。

最新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首次提出了推动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审判执行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明确了设立法官惩戒委员会,制定公开、公正的法官惩戒程序等措施,还规定“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朱征夫建议,进一步完善公检法之间的监督制约机制,加快形成“审判中心主义”,充分发挥辩护律师的作用,规范媒体对案件报道的客观准确要求,以强化形成全社会的“无罪推定”意识,“还可以考虑制定《权利保护法》作为宪法的一部分,用更权威、更完善的制度,保护公民被‘无罪推定’的权利和其他各项权利”。

编辑:SN064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