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交通运输部近日发布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其中,还本付息支出3147亿元,养护经费支出390亿元,运营管理支出457亿元,税费支出214亿元,其他费用支出104亿元,总体亏损661亿元。从2011年到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已连续亏损三年。

对此,不少网民表示,有关部门公开收费公路收支账目值得肯定,但在具体的收支项目上应该把账本进一步做实做细,给民众一本明白账,而对于到达收费年限的公路应当坚决取消收费,不能以亏损为由随意延长收费期限。今后,应提高管理效率,降低收费公路的运营成本,同时还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手段提高公路通行效率和服务水平。

收支账目还需细化

有网民表示,公路收费收支不仅是经济账,也是一本政治账和民生账。政务公开是推进依法行政的重要手段,但公开的内容更要详实,公路收费公开还有很多细活要做。

网民“从此1后TT见”称,从过去一言不发闷声收费,到现在应媒体和公众呼声出来晒晒账本,有关部门这种信息公开意识的增强值得肯定。但是查阅公开的账本内容不难发现,对于各界高度关注的高速公路收费年限,账本没有给出直接回应。

网民“闫洁jooyee”则称,要想富先修路,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完善的交通设施。目前建设一条高速公路的费用,有多少成本是要靠民众支付的,有多少费用是国家财政支出的,应该给出个明确数字。

收费期限不应随意延长

网民认为,高速公路收费政策解决了修路资金短缺的问题,促进了经济的大发展,只是到达收费年限的高速路应当坚决取消收费,不能随意延长期限,否则就是侵害公众利益。

博主“李松林”表示,我国正在加快国家公路网规划建设,新增一些收费公路在所难免。但与此同时,那些超期服役的高速公路,收费该叫停必须叫停。亏损不是违规收费的理由,何况所谓的亏损661亿也只是一个“平均值”而已,很多超期服役的高速公路早已收回了成本,却还在不停地收费。

网民“王传涛”认为,更需要厘清的是,亏损从来都不是一些到期收费公路继续收费的理由。收费到期、还完贷款的公路,理应立即停止收费。新修的公路,才应该成为贷款修路的债务承担者。

有专家建议,对收费到期、还完贷款的二级公路要坚决取消;完全由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可由财政适当买单,取消或降低收费;严格禁止二级公路“改头换面”成一级公路继续收费,严格规定收费公路资产不得随意转让、无偿划拨和上市交易。

管理服务水平有待提升

有网民建议,收费公路应该提高管理效率、明确收支和更新运营方式,以此来降低运营成本,而不能一味靠收费弥补亏空。

网民“我是你的天12”博文称,建设成本上升、还本付息较多都可以理解,但账本显示,去年运营管理支出就有457亿,比公路养护的390亿还多,这是否合理?能否进一步压缩?

值得注意的是,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收费进行专项审计,结果发现,有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经营企业,一边是高额福利,一边是人浮于事、超编严重。

有网民指出,为促进节能减排,减少交通拥堵,应严格财务管理,进一步提高高速公路通行效率和服务水平。“服务和管理是公路运营管理中比较薄弱的环节,尤其是随着老百姓自驾游的增多,更加需要提高公路服务水平。”网民“雪域游子拉旦”如此表示。 (记者 赵东东 整理)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