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定意义上说,如果把县委书记这个群体真正‘读懂’,进而把县级政治真正‘读透’,则基本上能够对中国政治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作出相对科学准确的判断”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发自黑龙江哈尔滨

在哈尔滨一家酒店里,已经65岁的李克军穿着蓝白条纹的Polo衫,背着双肩包匆匆走来时,一点也感觉不到他身上老干部的威严。

出现在法治周末记者面前的李克军,曾经当了8年多的县委书记。

2009年,他动了写书的念头。于是,他花了3年多的时间写出了《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一书。此后,经历了多家出版社婉拒后,又花费了近3年时间,这本书才在今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他们(县委书记们)的价值取向和主政目标与组织要求和文本描绘的相比,要复杂得多、丰富得多。”李克军说,他希望人们通过这本书,走进更多的县委书记们的“微观世界”。

“从一定意义上说,如果把县委书记这个群体真正‘读懂’,进而把县级政治真正‘读透’,则基本上能够对中国政治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作出相对科学准确的判断。”李克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县是“微观国家”又是“现实国家”

李克军曾经在黑龙江省延寿县、阿城市(现哈尔滨市阿城区)担任县(市)委书记八年半。2011年7月,李克军从黑龙江省委巡视组副厅级巡视专员的位置上退下来,开启了工作43年后的退休时光。但是李克军却选择退而不休,时常到市里、县里找老同事、老朋友们问问情况,聊聊天。

这些被“采访”的县委书记们都知道,李克军这是在收集资料,准备写一本关于县委书记的书。

李克军认为,县级政治是中国政治的缩影,除了外交、军事、立法等特殊领域以外,县级党政权力与中央和省级领导机关相比,只有大小之别,几乎没有多寡之分。同时,县级政治又是与基层社会联系最为紧密,距离一般平民最近的政治形态。

在《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引言部分,李克军用“郡县治,天下无不治”说出了县城的重要。对于中央来说,县是最完整的“微观国家”;而相对于社会来说,县又是离其最近的“现实国家”。

1995年5月,李克军从地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到黑龙江省延寿县任代县长。9个月后,李克军开始担任延寿县县委书记,地位和职责都发生了改变。

任代县长的时候,李克军主要负责处理政府的日常工作,特别是经济工作,这也是大部分地区县长的主要工作重心。

理论上,县委书记和县长分别为党、政一把手,但有重要的事情或者重大的决策,作为代县长的他,需要向县委书记进行请示。“虽然县委书记、县长都是一把手,但是在人们心目中,县委书记是一把手,县长是二把手。”

在公务员职级序列中,县委书记仅仅属于处级干部(少数为厅级),所以常常被人们称为“七品芝麻官”。但是李克军担任“七品芝麻官”后,工作内容也伴随着身份的转换发生了改变。

李克军在书中写道,县委书记的权力运行,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自主性,而且承载的任务非常具体、繁重。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我国改革、发展、稳定的所有问题,包括一部分大都市常见的问题,几乎都在县(市)范围内有所体现。很多工作或棘手问题,不是照搬红头文件、成文法规或讲些原则性话所能奏效的。

县委书记需要对全县的工作了然于心,不仅要为全县的工作出谋划策,在干部任免上承担责任,也要将政府的工作思路纳入视野中,李克军说:“当了县委书记,责任重了,担子也更沉了,但是也可以说,权力更大了。”

“如果想拢权的话,什么事情都可以管,都可以控制在自己手中。”李克军笑着说,“我是属于比较放权的,这不是我自己说的,在我走过的两个地方,这是公认的。”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李克军始终保持着笑容。

“超脱”是李克军对自己的形容,也是他做人的一贯宗旨。退休之前,李克军曾经在巡视机构工作了7年多,从主干线到巡视机构,很多人都不太理解,但权欲不强的李克军却比较看得开,他觉得,早离开“矛盾中心”,早得清闲。

在巡视组的工作半忙半闲,李克军开始给自己找事干。刚开始的时候,不太适应悠闲生活的李克军,从大街上买光盘看电视剧,一天的日子很快就能打发。

“两张DVD就是一部电视剧,价格也便宜。”李克军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着当初的光景,“比在县委书记岗位上,一下轻松了好几倍。”

后来他开始就感兴趣的话题写点时政文章,对官场的观察,对国家改革的思考,对热点问题的评论……李克军起草过许多文件,也写过不少“官样”文章,所以对他来说,“写时政文章还是有些优势的”。

退休以后,大部分老干部选择练练书法、写点散文,但是李克军认为,对中国观察的“当事人”真正能够潜下心来学点东西,而且能写出来的太少。“我觉得这是应该 补充的空缺,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中国的政治运作是什么样的,领导干部的思想行为,这样对于大家增进改革共识,共同努力优化政治生态,促进中国的治理,向治 理体系现代化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观念的转化,具有一定意义。”李克军说。

李克军觉得,省部级官员肯定也能看到这些问题,他们影响力大但是却不写,“大概因为太敏感了”。李克军的老领导也曾劝过他,少写点这种文章,有风险,容易惹麻烦。面对这样的反对,李克军一方面将写东西当成自己的业余爱好,同时他心里也有一份要承担的使命感。

“芝麻官”,既非“天使”,也不是“恶魔”

2009年,李克军应邀为《中国县域经济报》写了一篇题为《县市工作的最大特点是行无定则》的文章。文章认为,没有县委书记们及广大基层干部的灵活务实,改革开放难以顺利进行,一些社会矛盾也难以得到有效化解。

但是,“行无定则”也包含着一定的“非规行为”和不良手段,它具有多方面的消极作用:掩盖体制上、政策上的缺陷,延缓依法治国的进程;破坏法规和政令应有的 统一性和严肃性,助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不良倾向;滋生土皇帝、山大王之类的腐败分子……

县委书记这个官员群体到底是怎样的,这篇文章之后,李克军开始了对县委书记的思想、行为及其形成和存续的体制性因素进行力所能及的调查与研究。腿脚稍有不便 的他先后走访了二十多位县委书记,并阅读了近年来的一些报道和部分学者的专著,最终完成了他的《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

在这本书里,李克军梳理了110位 县委书记的主政谋略。书中的县委书记,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我们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生怕安全生产、突发事件、群体上访等重大事故发生, 被追究责任”“表面看,我们大权在握,对治内的事情一锤定音。可内心深处,我们有太多的压力和责任、太多的苦恼、太多的困惑、太多的酸甜苦辣”……这是他 采访的一些县委书记的心声。

李克军对县委书记这一群体从发展经济、跑要资金、关系运营、维护稳定、廉政建设等十个方面进行了解读,希望从县委书记的真实思想和主政行为及其形成和存续的体制性因素展示一个具有多重性的中国官员群体。

为了完成对县委书记群体的调查,李克军利用在各地巡视的机会,找当地的县委书记访谈、聊天。一些桌面下的潜规则,县委书记们能说实话吗?对此,李克军并不担心。

李 克军介绍说,他有当过县委书记的优势,他们一般都管他叫前辈。“我当书记的时候,他们有的是副县长,就是和我最接近的也只能是副书记,因此对我挺尊重。我 跟他们说想写本书,但不一定出,就是想积累一下县委书记的真实感受。”李克军说,“现在出版的书中,对他们也都是匿名或者化名处理的。”

另一个方法就得是抛砖引玉了。到地方巡视一般都是两个月的时间,天天呆在一起,混熟了也就少了戒心。李克军把自己当县委书记的亲身经历说出来,遇到问题怎么处理,如何化解,对方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他们如果说的太假,我一听就知道。当然也不会奢望他们说的太真。我写的东西,基本上真实地反映现实就可以了,完全的反映可能做不到,因为很多隐秘的东西找不出来,真有个别渠道拿到手了,还不一定能写出来。”李克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李克军2012年就完成了书稿,但这本书的出版却颇多波折,这其中的坎坷再次证明了“官话实说”的艰难。

李克军梳理的绝大多数县委书记,既有“执政为民,造福一方”的理念和程度不同的“先忧后乐”情怀,但又不能完全摆脱职务升迁、生活安逸、封妻荫子、名留青史等个人利益方面的谋算和追求。

多年未变的政绩考核

1996年, 李克军在任的时候,正是招商引资口号越来越响亮、力度越来越大的时期。就李克军的调查,这么多年过去了,招商引资依旧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跟以前大同小 异。“中西部欠发达地区招商引资,我认为应该如此。那时候,作为地方和国家招商引资放在重要的位置,无可非议。”李克军说。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李克军不断强调县委书记们对招商引资的看重,“中西部地区一直把这项工作列为主要考核指标,并辅之以严厉的督查奖惩措施”。经济发展,始终是县委书记头上的紧箍咒,在县(市)这一级,经济指标的增长,主要靠招商引资和项目拉动。在书中,李克军提到现任江苏省宿迁市市长王天琦,在担任江苏睢宁县委书记时规定:“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必须始终保持一个人在外招商,并且保证每月平均在外招商18天以上。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两人同时在家,将被就地免职。”

对于投资商来说,优惠政策无疑是最具吸引力的筹码。在很多地方,投资商不但可以享受土地零地价、税收免二减三等优惠政策,还可以得到厂房建设或设备购置等补 贴资金。李克军认为,这些年招商引资的手段有些过了,“虽然国家明令禁止减免税政策,但是这些优惠政策已经成为普遍,也很少看到哪个领导干部,因为在招商 引资中违反政策而受到追究”。

“什么程度的违纪可以免于处分,什么程度的违纪可能受到轻微处分,什么程度的违纪可能丢官,什么程度的违纪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通过一些典型案例我们能有个大 体的预测。既然当上了这样的职低责重的‘官儿’,就得冒险做点事。一般情况下,为本地利益犯规,不会被查;一旦被查,充其量是丢掉官帽。只要不成囚犯,就 值得冒险。”李克军分析道。不计成本的底线,县委书记们心理都有杆秤。

“我在任的那些年,招商引资还有点分寸,比如土地出让金减半,或者是税收征收一半。但是别的地方抢项目,给出更好的优惠,恶性竞争演变成现在的状况。”李克军轻轻拍了拍面前的桌子,“实际上,这些规矩都在破。你不干,招商引资来不了,项目落不了地,财政收入增长不了,GDP上不去,日子也过不了,而且政绩考核方面也会阻碍你升迁。”

“总教育我们树立正确的政绩观,还总让我们把官位看淡些。但是,实际上的政绩评价标准和用人导向,就是看谁能把经济指标搞上去,谁能把城市建设得更漂亮,甚至有些地方是靠吹牛作假。这种状况不改变,那些动听的说教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相信。”李克军访谈的一位县委书记将话说得直白而现实。

招 商引资中的优惠政策、跑要项目中的“跑部钱进”、大拆大建中的强拆纠纷,李克军认为,这一切都是在经济这根指挥棒下的畸形产物。以至于他梳理多位县委书记 的讲话发现一些相似的、鼓动性的口号常常出现:“今年的招商引资竞争将更加白热化,到了你拼我抢、刺刀见红的时候。”“要用‘兵临城下’之势,保持招商引 资、项目建设的浓厚氛围和高压态势。”“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不力、排位靠后的,该单位、部门、乡(镇)原则上不提拔重用干部;后备干部未外出招商的,原则上不考虑提拔重用。”

“我只不过比别人说的实话多一些”

县委书记处于国家政权与基层社会的接合部,对上,要接受三级领导机关的领导;对下,要经常与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李克军坦言,其实县委书记也好,地方官也好,他们的价值观都存在双重性,既有执政为民,为老百姓干实事的思想,同时又要考虑个人的升迁,保证自身仕途顺畅。

如何平衡,考验着每个官员的智慧。

近 些年,国家政策、上级要求与基层实际不吻合或政策互相“打架”的情况,仍旧时常发生。“摆平就是水平”,李克军说这就考验这些县官们的平衡术了,这需要县 委书记依据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群策群力,找到出路,化解对上负责和对下负责的矛盾。甚至有时需要打政策、法律的“擦边球”,不得不“闯红灯”“越红线”“走 钢丝”“打险牌”,采取某些政策法规依据不够充分的措施甚至违规手段,才能实现既定工作目标或维持正常运转。

李克军强调,由于各级官员的“乌纱帽”依然牢牢地拿在上级手中,对上负责的领导体制和运动式治理模式不但没有改变,而且依然在不断地固化和强化。退休之前, 即使是李克军这样被评价为“敢于披露自己真情实感、敢于建立官话实说话语体系”的人,表示自己也是有所保留,只不过比别人说的实话多一些。

“我什么时候都想说点实话,也敢说实话,但是也不可能处处说真话。”尽管如此,李克军婉转地表示,也许正是因为耿直的性格,他没能有更大的作为。

采访结束时,李克军说,发稿之前能不能让他看看。还未走出大门,这位地道的东北人又改口,“不看也行,我说的这些反正都是实话,谁来了也一样说”。

来源:法治周末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日本为何播出“二战禁片”?

《南京!南京!》已经于2009年在中国内地公映。作为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影片通过一名普通日本士兵和一名普通中国士兵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经历,揭示了那场惨绝人寰的侵略战争对人性的摧残。


应党员干部要求是强捐理由吗

救援尚在进行,事故真相还在调查,追责问责还在路上,在这一系列紧急的事情还没处理妥当之前,南开区便心急火燎地发起募捐活动,遭致网友吐槽活该。真的,此次募捐来得真不是时候。


市长打篮球为何技压群雄

近日福州市金融系统组织的一场篮球比赛中,福州市长杨益民表现神勇,连续两场个人得分超过50,堪比NBA巨星科比。于是有网友怀疑:是不是大家故意给市长放水,陪太子读书?


“碰瓷执法”演的是哪出戏?

城管队员突然倒地大喊“我不行了”的时候,很多人笑抽风了。河北饶阳县城街头这段视频传到网上后,网友直呼这名城管队员“演技太浮夸”。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