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2002年,一名两岁儿童“摄入毒鼠强”身亡,另有两名儿童经抢救脱险。幼儿园17岁的保姆钱仁凤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而被控制。

钱仁凤在狱中给家人寄去的照片。钱仁凤在狱中给家人寄去的照片。

无界新闻记者 刘海川

2015年12月21日,曾引发广泛关注的云南巧家县“钱仁凤投毒案”,历经三年复查、再审,终获改判。云南省高级法院认定,本案是否系毒鼠强中毒,毒物来源、投毒时间、投毒方式的证据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与合理怀疑,原有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原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钱仁凤无罪,并当庭释放。

此前2002年,云南巧家县一幼儿园发生一起重大投毒案,一名两岁儿童“摄入毒鼠强”身亡,另有两名儿童经抢救脱险。幼儿园17岁的保姆钱仁凤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而被控制。

事发7个月后,昭通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同年年底,钱仁凤因“投放危险物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随后,云南省高级法院维持原判。

入狱后,钱仁凤坚称无罪,不断申诉。

“钱仁凤投毒案”由此引发广泛关注。这起案件被指从作案动机到作案过程,全部来自钱仁凤的口供,且讯问笔录和毒物来源前后有多处矛盾。此外,其辩护律师杨柱告诉无界新闻记者,钱仁凤称曾多次遭到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2013年5月30日,云南省检察院对该案进行复查。多位检方人士告诉无界新闻记者,经鉴定,5份钱仁凤认罪的笔录疑由办案人员代签。

2015年5月4日,云南省检察院向云南省高级法院提出再审检查建议。同一天,云南省高级法院作出再审决定。

原创声明

无界新闻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其他机构使用,违者必究。


现代城市为何有匪夷所思人祸

每一次惨剧发生后,我们都要痛定思痛,都会举一反三,都必然展开各种彻查。相信深圳应该以后不大可能有这种山体滑坡了,但其他人祸,会不会就主动消失了呢?


万科被抢,看经济与金融变化

在这场大戏中,最可怕的风险企业品牌与豪赌中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无论保监、证监声音都不响亮,没有底线思维,万一发生巨大风险,谁来收拾?谁来担责?


鲁迅退出学生课本了么?

改革开放后,我们汲取世界先进的文化养分,包括让西方世界的优秀文学作品进入教科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鲁迅等中国经典作家作品,更不意味着放弃了革命传统教育。


为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把皇帝与太监视作一对政治隐喻,那么我们将会发现,“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所有专制权力体系。在此体系之中,最善于作恶的那些人,做起恶来穷形尽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那些人,以及为维护体制而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些人,未必是最大的权力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