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前夕,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小鹏深入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西铭矿,看望慰问井下一线矿工。图为李小鹏在综采工作面与当班工人亲切交谈。 本报记者 刘 通摄
元旦前夕,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小鹏深入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西铭矿,看望慰问井下一线矿工。图为李小鹏在综采工作面与当班工人亲切交谈。 本报记者 刘 通摄

本报讯(记者张云)元旦前夕,2014年12月31日,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小鹏深入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西铭矿,宣传中央和我省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看望井下一线矿工,慰问劳动模范、老党员和困难职工,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全省干部群众致以新年的祝福。省委常委、副省长付建华一同看望慰问。

西铭矿是高瓦斯矿井,年设计生产能力360万吨。李小鹏与当班工人一起在井口参加安全培训,听安全矿长讲解入井须知。乘车到达石门后,李小鹏一行徒步行进30分钟,前往综采一队工作面。他一边走,一边与煤矿负责人交谈,详细了解企业瓦斯抽采、生产经营和改革发展情况。听到煤矿负责人反映,省委、省政府进行清费立税和煤炭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后,企业负担明显减轻,目前生产经营状况有所好转,李小鹏十分高兴。他说,当前煤炭行业面临的困难,表面看是供需矛盾造成的,但深层次的原因是管理体制不适应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根本出路是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能源革命的重要讲话精神,大力推动煤炭革命。希望企业结合自身实际,加强管理,创新体制,革新技术,为推动煤炭革命、推进煤炭产业“六型”转变多做贡献。

在综采一队工作面,李小鹏实地考察了采煤设备运行和通风防水、安全应急措施落实情况,与安全员、瓦斯检查员亲切交谈,嘱咐他们一定要严守规程、尽职尽责,当好大家的生命守护神。他走到工人们中间,和大家一一握手,送上新年的祝福。他说,广大矿工长年累月坚守井下艰苦岗位,为推动全省经济发展、保障全国能源供应作出了贡献。

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并通过大家向奋战在各自岗位的全省各行各业干部职工、农民群众、各界人士、驻晋部队、武警官兵和公安民警表示崇高的敬意,致以新年的祝福。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继续爱岗敬业、努力工作,安全生产、保重身体,为家庭幸福撑起一片天,为全省发展再作贡献。

李小鹏十分关心煤矿工人等基层群众的工作生活情况,专程看望慰问了煤矿劳动模范、老党员和困难职工。在慰问老劳模李树新和劳模薛艳军时,李小鹏祝愿李树新身体健康、安享晚年,勉励薛艳军珍惜荣誉、再立新功,并嘱咐煤矿负责同志要落实好劳模政策,安排照顾好劳模生活。在看望慰问老党员邸文林时,李小鹏指出,广大老党员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我们要虚心学习老同志的优良传统、优秀作风,真诚关心他们的生活,注重发挥他们的表率示范作用,加快开创弊革风清、富民强省新局面。同时也欢迎广大老同志监督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困难职工王志强是西铭矿安装区职工,儿子重伤致病,家庭生活困难。李小鹏关切地询问孩子病情、治疗、家庭收入来源等情况,并安慰他说,党和政府关心每一位困难群众的生活,一定会想方设法帮助你克服困难。他对随行的同志说,民生无小事。要落实好大病医疗救助、就业援助、临时救助等政策,将政府救助、社会帮扶和家庭自救有机结合起来,切实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在随机看望棚户区住户高翻家时,李小鹏说,尽管近两年全省财政收支形势严峻,但省委、省政府还要加大改善城乡人居环境的力度,大家的生活一定会一年更比一年好。

调研慰问过程中,李小鹏强调,做好明年的改革发展工作,任务繁重、意义重大。各级各部门各企业要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按照省委十届六次全会和全省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稳中求进、提质增效,安全为本、改善民生,上下同心、迎难而上,大力深化改革、创新驱动、扩大开放,务实高效做好各项工作,为推动 “六大”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编辑:SN117


白富美聚会里的中国女孩是谁

在这里,不是有钱有势就可以参加,暴发户的孩子并不受欢迎。经过层层严格筛选,能获邀参加舞会的名媛,不但要出身名门的家世,拥有世界顶级名校的学历,有足够的社会活动背景,还要有良好的外表,以及一个够分量的推荐人。


谁来挽救俄罗斯的经济?

就在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对油价下跌、卢布汇率崩盘和欧美持续制裁对俄罗斯经济所能构成的威胁嗤之以鼻,称“俄罗斯什么也不会失去”,但如今,12月18日,他在长达3小时的记者会上不厌其烦地和各路挑剔的媒体人辩论,并首次承认俄罗斯的确陷入了“经济困境”。


主编改行

“媒体人频繁自杀的背后真相是什么?”专栏作者“南冥一鲨”在百度百家尝试过破解,“一、传统媒体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下行的趋势不可阻挡,这让媒体人殚精竭虑但却无能为力…二、媒体人大多是传统思维,面对新媒体的崛起,被迫同时担起两幅完全不同的重担……


哪个时候的赵本山最需要狠批

我一直对赵本山没有好感,现在反而有点同情他。以前对他没有好感,是因为他多次说是“农民的儿子”,但是他早已忘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在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到农民的影子,倒象一个城里的小混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